网站公告列表

  没有公告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读写吧 >> 佳作欣赏 >> 小说阅读 >> 正文
  从脚开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从脚开始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引用    点击数:2085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11-24    


  

从脚开始。
  我没记错,是从脚开始……
  当他跨进银行时,挪动的裤管,露出了右脚的义肢。是那只义肢吸引了我,吸引了我去注意他这个人。他没有双臂,它们消失于明显的截肢缝合痕迹上,两管短短的衬衫衣袖差不多都能遮住剩下的残体。所以,他是甩着两袖清风进来的……
  两袖清风,以及右脸上的那颗义眼。
  从脚开始:是义肢、断臂、独眼以及那张带着笑容的脸。他是怎么办到的?怎么……比我还倒霉,把自己弄成这样?怎么能够在这些之后,还笑得出来?笑得这么真,笑得这么满足……仿佛他不在乎自己失去了多少。怎么能够在那些沉淀苦涩的皱纹线条中,只轻轻一勾,就改变所有的布局,改变原先的悲剧脸谱……四两拨千斤地反客为主,成为脸上唯一的焦点?
  快三点半了……我一直在看表。阿荣伸手制止我:
  “不要紧张,别怕。”
  然而这一句低沉的安慰话并不能发挥作用。因为我并不紧张,也不害怕。几年来的穷困潦倒,使得敏感的心已因需求匮乏的肉体而迟钝;四处碰壁,使得懦弱的个性由于无路可走的处境而偏激。还有什么值得紧张、值得害怕?我的紧张,早在那一次次的拒绝和失败当中泄了气,松弛掉了。而所谓的恶胆,也已经长成……
  阿荣使了个眼色给我,然后离座走向门边,站在门边的银行驻警身后,按计划,我现在就应该到柜台附近。
  再过十五分钟,就三点半了……
  当“义肢”排队到柜台前时,我突发奇想,想象到柜台后面可能的反应:
  “对不起,您的稿子不适合本社……”“先生,很抱歉,现在武侠小说我们已经不出了,市场已经萎缩了……”“请你说说看,你的写作资历,你有没有得过奖啊,喔,这样子啊。那……”“上次你那本书,读者的反应不好,这一次……”
  当然,我想多了。他只是来存款、提款、转账还是什么的,不是来送稿子的,这里是银行啊。难道妄想银行会给像我这种失败者非分的“服务”?非分……
  再过十分钟,就三点半了。
  阿荣又打了暗号给我。我低头察看提包里的枪,再抬头看柜台前的“义肢”。他的脸,笑容依旧,不似我跟阿荣,早已经忘了怎么笑了。我是在最后一次退稿时忘的,阿荣则是在举债经营的成衣店失火时,一并失去了“它”。
  我们两个都失去了很多,但绝没他多。
  “谢先生,听说您要开画展了?”我起身经过柜台边时,听见女行员这么问他,也看见他点了点头。
  奇怪的事发生了——
  我竟然也笑了,三百多个日子以来的第一次。
  是因为受他那张脸的感染?是因为基于同情而生出的赞美?还是因为他无意却有效地打扰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决定?他是怎么作画的呀?
  “你是怎么作画的呀?”
  “我用嘴巴含着笔画的。真的啦,你看。”他向对方展示唇边的老茧……
  再过五分钟,就三点半了。或许,我不该伸手进提包里拿枪。我,转头望着阿荣,直直地望着,走向阿荣……阿荣一定不明白我为什么笑,愈笑愈大声,边笑,边走出了银行……
  我突然想告诉阿荣,想告诉他别干这一票了。想告诉他:“我们回去……从头开始好不好?”
  从头开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作者:陈哲民

 

赏析:   从头开始 自强不息

 《从脚开始》写了一次未遂的银行抢劫,从担心到最后的释然,这个结局是让我们欣慰的。但是我们欣慰的并不仅仅是银行避免了抢劫,而是从这未遂的抢劫中,我们看到了主人公自强自新的开始。
  从小说表面叙述的内容来看,这篇小说是在讲述两个劫匪走进银行后,等待预定的时间到来后动手抢劫的过程。这个情节是紧张刺激的,也是可以用很多笔墨细写的。但是在小说中,作者并没有像我们看的警匪片那样,通过环境和人物的特写来制造紧张气氛和悬念,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一个和抢劫毫不相关的人,一个残疾人。正是这个切入点,让小说和一般的通俗小说有了区别:它不是要展现感官的刺激,而是要表达思想的意蕴。
  从表现手法来看,小说较好地运用了先抑后扬的表现手法。小说写抢劫,开篇却没有渲染银行的环境和保安等细节,而是通过对主人公“从脚开始”的观察,给我们细细描绘了一个残疾人可怜的形象:没有右腿、没有胳膊、独眼,但就是这样一个“比我还倒霉”的人,却有一张“带着笑容的脸”。是什么让他“笑得这么真,笑得这么满足”?主人公的这个疑问,直接成了小说情节发展的转折点。倒霉的残疾人和他的笑脸,引出了主人公对自己和同伙阿荣在生活中遭遇的失败和意外的联想,这种联想和对比在慢慢堆积“我”心中的疑惑的同时,其实也在慢慢消解“我”抢劫的冲动。
  不过,虽然有这些较为剧烈的内心活动,但从行文来看,小说从开篇一直到银行职员询问残疾人开画展前,都没有什么大的波澜,这就是小说的“抑”——这样既能达到较好的艺术效果,又能让主题的揭示更加有力。那么,小说的“扬”在哪儿呢?
  小说的“扬”有三次:第一次“扬”是主人公确知残疾人要开画展时“竟然也笑了”,第二次“扬”是残疾人“向对方展示唇边的老茧”,第三次“扬”是主人公“愈笑愈大声,边笑,边走出了银行”。这三次“扬”,从侧面写出了主人公从残疾人身上得到的精神力量,让我们恍然发现开篇出现的残疾人其实并不是和抢劫毫不相关的人。实际上,这个残疾人不仅和抢劫相关,而且是极为相关的,因为正是他的自强不息,以及他不向命运低头的韧劲,让主人公猛然醒悟,从而避免了悲剧的发生。
  这样,小说就揭示出了它的主题:人,不能向厄运和失败低头,自强就是胜利。就像美国作家海明威在《老人与海》中所言:“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,一个人可以被毁灭,但不能给打败。”在小说中,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对比:开篇的“从脚开始”和篇末的“从头开始”。这一脚一头,互相呼应,既是实指,又有象征意义,而且“从头开始”还运用了语言的多义特性,使小说有了些灵动,也是本篇一个精彩的地方。

 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2016世界最佳小小说选编
    格林夫人
    快乐时光
    老 许
    欧阳的故事
    生命中的两袋红枣
    母亲的纽扣
    别墅的力量
    继父节
    古铜上身白上身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河南安阳  刘海强 版权归 读写吧 豫ICP备19004626号